广告位

经典完本历史小说,大神出品,每一部都堪称神作!点赞

浏览次数 时间 2021-08-13

今年看过的历史小说不少,但是还没有更大家推荐过,所以我选了一本今年我看过最好看的历史小说推荐给大家,故事绝对有新意,保证让你欲罢不能!

简介:“大郎,该吃药了。”武直醒来,突然发现眼前多了一个妩媚的人儿,端着汤药!这碗药,他要不要喝……

第1章 该吃药了

“大郎,该吃药了。”

隐约间,武直听到一声轻柔的呼唤。

努力瞠开仿佛贴着铁片的眼皮,武直就见到有一个穿着古装的美人,端着冒着热气的陶碗,款步走来。

她体态纤长,每迈一步,腰肢左右轻摆。

她的瓜子脸精致无暇,脸上带着一份红晕。

那一双眼眸下,还点了一颗美人痣。

她小心地端着汤药,来到武直身前,微微弯腰。

“大郎,来,吃药吧。”

两瓣薄唇轻启,语气温柔,让人不由自主地顺从。

武直正下意识要张开嘴巴的时候,身体猛然一顿!

我怎么会躺在床上?

这个古装美人是谁?

武直只有初中文凭,小时候在少林寺学武,15岁从餐厅洗盘子开始进入社会,在工地搬过砖、街头卖过唱、横店当过群演,会所做过保安。

努力拼搏了十几年,眼瞅着马上就能实现“开大奔、住豪宅,老婆情人睡成排”的伟大宏远。

结果,在公司成功上市的宴会里,“啪叽”一声,死在了酒桌上。

“嘶!”

武直顿时觉得头疼无比。

“大郎,你怎么了?”

她的声音细软温润,听着就像是有人在旁边轻轻地唱着歌,很是舒服。

但武直在意的是她对自己的称呼:“美女,你喊我什么?”

“大郎,你不认得奴家了?奴家是晶琏啊。”

武直眨了眨眼睛,定了定神,吞了吞口水。

突然间意识到,自己他娘的竟然穿越到了古代!

不对!

晶琏?

大郎?

“你、你叫晶琏,潘晶琏?”

“那、我是、我是武大郎?”

古装美人将手里的陶碗递到武直嘴边:“大郎,你许是睡糊涂了。先吃药吧,吃了药,身子就会好的。”

武直悚然一惊!如果她是潘晶琏的话,那递到自己嘴边的这碗,就是毒药!

“我不吃!”

武直连忙闭上嘴巴,把头别过去!

“大郎,这药虽然苦,但是你吃下身体就会好的。”潘晶琏在边上苦苦地劝。

“大郎,快吃吧!”

潘晶琏不停地把药凑过来,武直怒了,猛地抬起手直接把药打翻!

“乒!”

汤药摔了,飞溅一地。

“大郎,这碗汤药可是用500文钱买的,够咱们家吃三天的呢。”

潘晶琏蹲在地上,那两弯柳梢眉紧紧地蹙在一起,纠结、心疼。

武直指着门口,对着潘晶琏咆哮:“你出去!出去!”

潘晶琏给的药,那是能吃的吗?!

她可是……

潘晶琏眼角泛着丝丝晶莹。

她檀口轻启,委屈巴巴:“大郎,你……你先歇息,等你气消了,奴家再给你端药。”

眼看着潘晶琏走出房间,武直这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他捂着额头,从床上坐起来。

结果发现自己显得很怪异,手脚很短!

这根本就不是他原来的身体!

直到这一刻,武直才相信自己是真的穿越到了古代。

可好死不死的,为什么偏偏变成了武大郎!?

老天爷啊,你这是要整死老子吗?

武直对着老天爷一通国骂,并且问候对方全家祖宗十八代之后,这才缓缓地从床上下来。

他所处的这个环境显得简陋而破旧。

一方桌、一张床,两扇破门响吱啷。

那方桌就摆在旁边,看着像是女人的梳妆台。

上面有一方铜镜,当武直小心翼翼地把脸凑过去的时候,镜子里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很模糊的脸。

铜镜的清晰度不高,有点模糊。

但是通过整体轮廓,武直发现这张脸和自己上辈子是一样的。

很年轻!

有点小帅!

可是身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?整个身体看起来,连一米五都没有!他以前可是一米八几的大汉啊!

不行,要想办法长高!

而正当武直头疼不已的时候,他却是听到楼下传来了一个细微的声响。

武直踮着脚尖,偷偷地走出房门,悄悄见到楼下潘晶琏正在和一个老女人说话。

“小娘子,我那边都准备好了,你这边怎样?”

“奴家也差不多了,明早四更左右便能完成。”

武直悚然!

潘晶琏果然不死心!

她这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啊!

“那你要快点,大官人那边可是等不及了。”

“嗯,奴家晓得。”

大官人?

说的是西门广大吗!?

西门广大这个杀千刀的!果然已经和潘晶琏好上了!

武直在楼上则是恨得牙痒痒,虽然刚刚穿越到这个地方,还没有完全接受武大郎这个身份。

可感受到的却是潘晶琏这个女人的阴险毒辣!

等老女人离开,潘晶琏就卷起衣袖,她走到边上的厨房,开始揉面。

那纤细的胳膊,用力地揉着面,滴滴汗水从精致的脸颊滑落。

若是换成任何一个女人,武直见了都会心生怜惜,搂在怀里,小心地呵护。

但她是潘晶琏,谁知道她会不会在这面里下砒霜!?

武直慢慢地退回到房间里,他打开潘晶琏的梳妆台。

抽屉里仅有孤单单的簪子一把,余外就是用来做女红的小物,剪刀针线之类。

武直抄起剪刀,坐在床板上等着潘晶琏上来!

他打算跟这个女人来个鱼死网破!

反正他是武大郎,弟弟武嵩马上就要来了!

到时候,兄弟联手,一起弄死这对男女,然后上山落草当强盗,招兵买马,征战天下!

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!

既然贼老天让他来到这个世上,那轰轰烈烈干他一把!

没准还能捞个皇帝当当!

到时候后宫佳丽三千,嘿嘿!

“呵……”

武直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,他在床板上坐了很久,潘晶琏都没有上来。

“咚!咚!咚!咚!”

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!”

窗外,传来打更人的声音。

听着已经是四更天了。

武直在横店当过群众演员,对古代的知识懂得一些, 四更,也就是凌晨2点多。

“吱啷!”

武直突然听到楼下开门的声音。

他连忙抽了自己一巴掌!瞌睡虫去了大半!

他知道潘晶琏应该要动手了!

第2章 肯定美死了

可奇怪的是,潘晶琏并没有上楼。

武直通过窗户发现,潘晶琏那纤瘦的身子,很是吃力地跳着一个担子,从房子边上的小巷缓缓而行。

“她要去哪儿?”

武直突然明白过来:“对了,她没有办法对我下毒,所以要去找那个西门广大帮忙!”

这样一想,武直立即下楼,他把手里的剪刀丢到旁边,冲进厨房,抄起一把菜刀就跟了上去。

武直贴着墙根,小心翼翼地尾随,没多久,就看到潘晶琏把担子放在了一户人家的后门跟前,她用手帕擦了擦光洁的额头。

在灯笼昏黄光芒的映照下,那精致的脸而显得有些虚白。

她伸出手,敲了敲门。

不多时,门开了,就是之前那个老女人。

见到潘晶琏,她有些讶异:“怎么就你一人,你家男人呢?”

潘晶琏走得有点急,微微喘着说:“他感了风寒,在床上躺着呢。接下来几天,这些炊饼都由我来送。”

“噢哟,啧啧啧,这武大郎这三寸丁,也不知道是上辈子修了什么功德,竟然有你这样的娘子!”

“好了好了,看你这样子肯定是干了一整夜的活,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老女人从自己的怀里,掏出一小串铜钱,放在了潘晶琏那过于出力,而微微有点颤抖的手上。

“张妈妈,您这钱给多了。”潘晶琏赶忙要把多出来的钱还给老女人。

“也就多几个铜板,买个白面馒头的钱都不够呢,赶紧走吧,快快回去休息。”

张妈妈借着手里的灯笼光芒,突然惊讶地说了一声:“哎,你怎么守宫砂还在啊?”

“莫不是你们俩口子还没圆房?”

一提这事,潘晶琏那略白的俏脸便微微泛红,眼里闪过一丝赧羞之色。

“让妈妈笑话了,我们成婚不久,刚从清河县搬来,我家官人这不是身子还没好嘛。”

张妈妈笑了笑:“既然如此,那就赶紧回去照看那三寸丁吧。待他身子好了,早些圆房。”

潘晶琏赶忙羞涩万分地拜谢张妈妈,挑着担子转身回家。

武直就藏在阴暗的角落里,一直跟着。

头顶上,皎白的月光落在潘晶琏的身上,宛如给她披上了一件纯白色的衣裳。

这一刻,武直动容了。

没想到潘晶琏竟然还是块璞玉!

忽然间,他萌生了一个念头。

潘晶琏也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,她纯洁,也很善良。

这样的好女人,为何会做出那样的事?

肯定是那曾经武大郎是个废物,不懂得怜香惜玉,白白地把这么好的娘子给人送了去。

看着她的背影,武直暗暗发誓,要保护潘晶琏一辈子,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!

武直家是三间两层小屋子,前后有院落,潘晶琏回到家,没来得及休息就已经开始干活。

这时候,远处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。

潘晶琏动作熟练地做家务,做完之后,又挽起袖子,开始揉面。

当她往面粉里倒水的时候,突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,不由得吓了一跳。

凝目一看,见是武直,不由稍稍松了一口气,拍了拍胸脯。

这是夏天,身上衣裳本就单薄,再因为流了汗,使得衣物特别贴身。

潘晶琏这一拍,看得武直眼睛都直了!

“大郎,你怎么下楼了?”

武直吞了吞口水,随后一把拉过潘晶琏的手,拽着她上楼。

“大郎,你这是要干嘛?”

武直略强硬地说:“你去睡觉,楼下的活交给我来干。”

潘晶琏微微摇头,对着武直轻笑一声:“大郎,奴家不累。你风寒还没好呢,等药铺开门,奴家就去抓药。”

武直板着脸:“废什么话,我是你男人,我让你睡觉就睡觉!”

潘晶琏愣住了,她还是第一次见着矮小的武大郎摆出这么一副当家男人的姿态,平日里谁不知道武大郎是个胆小懦弱的人。

“那、那奴家就休息一个时辰,等天亮了你喊奴家。”

“欧了,快去吧。”

说着,武直将她轻轻地推进了房间,并且把房门带上。

武直贴着门板,看着自己的手,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翘:“真棒啊!”

“晚上抱着睡肯定美死了。”

嘿嘿!

第3章 童子锁

也不知怎的,潘晶琏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,竟然睡到了通天亮。

当她醒过来的时候,就闻到了一阵阵特别诱人的香味。

顺着香味下了楼,只见桌面上放着一个饼,那饼不大,但上面嵌着嫩绿的葱花,边上还有一碗蛋花汤。

“大郎,这是什么饼啊?”

潘晶琏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闻着香气四溢、又油滋滋的饼。

“这叫手抓千层饼,葱香味的,是你的早餐。”

“你先吃着,我到门口卖饼了。”

潘晶琏听武直要去门口卖饼,不由地说:“这街坊邻居手上都没几个钱,在自家门口能卖几张饼啊?”

武直自信一笑:“你且看着吧,你男人我不到半个时辰,就能把这几十张饼给卖光!”

潘晶琏不信,但她又不好拂了自己男人的面子,看着武直出里屋,去了前堂,她就用手抓起饼,小小地撕开一点,发现里面竟然层层拉丝,一股浓郁的葱香味扑鼻而来……

半个时辰后。

“呵——”

武直打了一个呵欠,开始收摊了。

他和潘晶琏现在租的这间房子,就在街边。

虽然不说人流涌动,当往来还是有不少人的。

当武直把这葱香味的手抓饼一撕开的时候,就把大部分路过的人都吸引过来了。

“人流效应”一起,没几下的功夫,武直还真就把自己一箩筐的饼给卖光了。

千层手抓饼在这个时代属于独创,对于没有吃过的人来说,简直就是顶级美味。

武直给自己留了最后一块饼,当他打算拿起来一边吃一边回自家门的时候,就感觉有一阵清风拂面而来。

眨眼间,有一只手突然伸出,把最后一块饼给拿了就过去。

“哎,哎,老道士,这块饼我不卖!我自己吃。”

不知何时,眼前就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,他鹤发童颜,面容慈祥。

“小友,你这块饼贫道方才隔着五里地就闻到香气了,怎奈路上耽搁了点行程,来的时候就剩下这最后一块了,你就可怜一下老道士,卖给贫道吧。”

这老道是谈吐不凡,身上带着一股仙气。

武直一见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,心里想着能不能从他身上占点便宜。

眼珠子微微一转,武直苦笑着说:“那不行啊,我家里现在也没有多余的面粉啦。”

“我自己空着肚子干了三个时辰呢,道长您行行好,让我吃个饱再干活吧。”

老道士盯着武直说:“小友,你把这个饼给贫道,贫道帮你完成一件心愿如何?”

成了!

武直在心里打了一个响指。

他一脸苦相地指了指自己的身体:“道长,您看我这三寸五短身材,走到哪里都是别人的笑柄,道长能不能让我长增点个儿呢?”

老道士哈哈一笑:“这个简单!”

武直愣了一下,他本来只是随便开口的,没想到老道是竟然真的有办法!

“你这是先天童子锁,只要解开这锁,定能长到八九尺的大汉!”

“先天神力、经骨强健,还会有意想不到的福赐!”

说着,老道士的手突然就拍在了武直的胸膛上。

这一瞬间,武直全身所有骨骼都发出了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!

剧烈无比的疼痛让武直一瞬间甚至喊不出声来,顿时汗如雨下,脸色煞白!

但是疼痛很快就过去了。

武直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一般,他气喘吁吁地看着眼前老道士:“夭寿哎!道长,您这一掌差点就把我给拍死咯。”

“你这小友甚是有趣,你我也算有缘,我再赠你另外一样物件。”

老道士就从怀里取出一个画卷丢给武直。

武直打开一看,这竟然是一本内功心法,名为《九阳》!

“贫道观你眉宇间隐露豪气,眼里深邃无比,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“不过,你脚踏星彩,面犯桃花,将来定会在女子身上纠缠不清。”

“特送你此物,让你日后也好收拾内院,妻妾和谐,其乐融融。”

话音落下,老道士卷着一阵清风,眨眼间就消失在武直的眼里。

武直吓了一跳,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遇到仙人了,对着空气连忙喊了一声:“敢问道长高姓大名?”

“小友若是还想再见贫道,日后便来二仙山寻吧。”

耳朵里回荡着老道士的声音,武直身上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!

原来这个老道士竟然是梁山108将,排名第三,“入云龙”公孙胜的师父,罗真人!

大宋有两个老神仙,除了龙虎山的张天师之外,就是这二仙山的罗真人了!

武直从小就喜欢看那些武侠小说、四大名著,否则也不会上少林寺学艺。

他虽然出身贫寒,但胸怀天下,现在得到罗真人这本心法,可以说是如虎添翼!

而且刚才被罗真人拍了一掌之后,武直明显感觉到自己浑身散下有使不完的劲。

现在就觉得自己骨头很痒,总是想要原地蹦跶一下,好让自己的骨骼能够松快一些!

有过成长经历的他知道,这是身体在长高的迹象!

武直突然觉得脚步倍儿轻,他兴高采烈地转过身,就看到潘晶琏走过来。

“大郎,你这饼真的卖光了?”

武直笑呵呵地把箩筐往自家院子里一丢,对着潘晶琏说:“走吧,咱们出门去买点东西。”

潘晶琏吓了一跳:“大郎,你肯让奴家出门了?”

点击此处继续阅读>>

上一篇: 没有了
下一篇: 穿越古代当皇子是什么体验?超好看的穿越架空小说推荐

穿越小说是网络小说的一大主题,其中架空小说又占据了半壁江山。其主要人物穿越历史皇朝,更便于作者塑造独特的人物形象,创作有思想的故事,而不会影响读者对历史的看法。小说也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类,下面就是小编推荐的公认的超好看的架空历史小说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