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位

穿越古代当皇子是什么体验?超好看的穿越架空小说推荐点赞

浏览次数 时间 2021-08-13

穿越小说是网络小说的一大主题,其中架空小说又占据了半壁江山。其主要人物穿越历史皇朝,更便于作者塑造独特的人物形象,创作有思想的故事,而不会影响读者对历史的看法。小说也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类,下面就是小编推荐的公认的超好看的架空历史小说。

简介:一朝穿成废物皇子,李准绣口一吐便是半个诗歌盛世,抬手就千古文章,转眸翻云覆雨! 史学家:天下文人加起来不足他半分才气! 皇帝:他竟是皇朝的未来! 将军:他若肯为将,这天下便是我朝江山! 商人:任何行业,他都是霸主!

第1章 穿越废物皇子,皇帝父亲要考诗才?

“殿下,大事不好了!”

寒冬腊月,天地冰寒。

深宫偏殿,一个年过五旬的老太监神色焦急候地汇报。

李准白衣长绒,临寒而立,凛冽的寒风刮到脸上,如同是刀子切割。

他看着如同杨柳絮般的雪花飘落,轻叹一口气,俊朗的脸庞显得有些苍白。

“杨总管,父皇的意思是,如果今天这诗会上我若做不出一首好诗,便将我送去临顺城当县令?”

老太监杨忠点点头,焦急道:“是的,殿下。这可如何是好........”

李准一阵郁闷。

穿越到这个不存在任何历史中的古代皇朝,灵魂附身同名同姓的李准身上,已经一年了。

好巧不巧他李准居然还是个皇子,排行老六。

只不过,是庶出。

是自己那个皇帝父亲酒醉临幸一个婢女所生,因此一直不受待见。

李准刚穿越过来时,想着待遇差就差吧,好歹是个皇子,光是这个身份也可以横着走。

可是现实给了他一个重击。

这宫墙之内六个皇子,三个公主,全都不是很待见自己,特别是三皇子和五皇子处处找他麻烦。

这不是最重要的!

最重要的是自己那个便宜皇帝父亲更不待见自己,一直想着让自己滚离皇都。

这不。

借着京城诗会,想要将自己赶到那匪盗猖獗,已经半脱离朝廷管制的混乱地带,临顺城!

那个鬼地方,已经派去好几个县令县丞,可是都被强盗给剁了,朝廷派兵围剿不知多少次,可是都无法彻底掌控临顺城!

现在皇帝想要将他送去那个地方当县令,由此可见,是存着什么心思呀。

不过,这也是李准咎由自取啊。

以前的李准不受待见,庶出是一方面,最重要是文不成武不就,十足一个废物!

加上从小受到各个皇子公主的欺负,性格懦弱,除了长了一张英俊无比的脸蛋,是真的一无是处!

如此废物的皇子,那皇帝想要让他滚离皇都,自生自灭,也是情有可原。

不过嘛。

现在的李准不是以前的李准!

他李准从21世纪穿越而来,哪能是个废物呢?

作诗?

巧了,他穿越过来之前可是中文系大才子!

中华文明五千年,诗词歌赋璀璨古今,自己不会做,还不会抄吗?

想要让自己去临顺城送死,不可能!

穿越过来一年,他李准只是想要安安静静享受这古代生活,何必逼他呢?

既然如此,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,什么叫未来!

“杨总管,带路吧。”

李准开口,眼眸中浮现一丝笑意。

杨忠身躯颤了颤,立刻道:“是,殿下........”

看来六殿下这是破罐子破摔了。

杨忠内心感觉有些同情,也有些悲哀。

李准从小文不成武不就,能做出什么好诗?

即便是那韵脚之类的,恐怕都不懂。

恐怕今日是要出丑了,也是去定那临顺城了。

可悲可叹。

杨忠从小跟随李准,看到自己主子是这个下场,着实是有些不忍。

“殿下,今天的诗会,其他殿下也可能会到场,到时候免不了会打压殿下,取笑殿下,但是还请殿下千万忍耐。”

杨忠一边带着李准走出皇宫,一边小声劝诫。

杨忠生怕前阵子李准所做的事情会再次上演。

以前的李准被其他皇子欺负基本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但是前阵子李准被五皇子针对,竟是当场回怼,惹得五皇子愤怒难当。

这是杨忠头一次见到李准这么强势。

今天这诗会,那些皇子恐怕会冷嘲热讽,他就怕李准会当场回怼其他皇子,那可就糟糕了。

李准点头,道:“好的,杨总管,我记住了。”

杨忠听到李准的允诺声,顿时稍微松了一口气,可是也不敢太过放松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总觉得从一年前的某一天开始,自家主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,至于哪里不一样他说不上来。

但是吧。

李准越来越喜欢搞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。

比如什么自行车,什么自动风扇,什么诸葛连弩,什么炸药,什么象棋、麻将之类的........

他记不清了,但是那些李准制作的东西,都堆积在仓库里面,有一大堆了。

还喜欢冒出一些从未听过的词汇,比如:卧槽、打飞机、雅蠛蝶之类的。

两人出了皇宫,到了京城文人聚集的文曲馆。

今日这京城诗会,便是在此开设。

杨忠在外候着,李准独自走进去,里面已经有很多文人雅士,各种吟诗声不绝于耳。

李准一眼便看到自己的皇兄,排行第三的李潜和排行第五的李仲正坐在楼上。

他们也是一眼看到李准,两人立刻便是对视一眼,嘴角露出一抹冷笑。

“六弟,你终于来了。”

五皇子李仲冷笑开口,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准,道:

“父皇有令,让我和三哥今日到场亲自见证六弟作诗,六弟,你可准备好了?”

三皇子李潜也是嘴角含笑,“是啊,六弟,你今日可要好好表现啊。这一关,我和你五哥即便想要帮你,也不容易,父皇可是专门派了沈太傅前来。”

旁边一个中年文士立刻微微点头。

此人便是翰林院学士沈阔,因为学富五车,极有才学,所以官拜翰林院,同时兼职太傅,是为太子的老师,也是当朝皇帝的老师!

可称为当朝第一大学士!

第一文学泰斗!

“见过三哥,五哥,沈太傅!”

李准看了一眼那沈阔,微微一拜,做足了礼节,却是不卑不亢,道:

“那想必今日这题也是三哥和五哥出吧。”

果然!

自己的那便宜父皇这是铁了心要让自己滚离皇都啊!

所以,才会让最跟自己不对付的三皇子和五皇子当场,摆明了就是让他们刁难自己呀!

不过!

诗歌嘛,华夏文明五千年,那些诗人什么题没做过,而不巧的是他李准熟背唐诗宋词元曲等等也不知有多少。

只是作诗而已,信手可捏来。

李仲笑道:“没错,六弟。不过,六弟你什么才学,你五哥我也是知晓,即便再简单的题,你怕是也难做出,不如这样吧,我看你也不要折腾了,只要你保证好好学习,努力向上,我和三哥去向父皇求情,免了你的顺城之行,怎么样?”

“是啊,六弟,倒不如直接向父皇认错,承认你这些年荒芜度日,保证今后改正,那我和五弟去和父皇求情,也可免你顺城之行。”李潜也是淡笑。

李准什么斤两,两人再清楚不过。

今日这诗会,说是京城文人的诗会,倒不如说专为李准而设。

此地便是李准出丑之地,两人料定他什么诗也做不出。

然而!

李准摇头,道:“多谢三哥和五哥的好意!还请三哥和五哥出题吧!”

两人顿时皱眉。

好小子,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!

李仲脸色寒了几分,道:“既然如此,六弟,你且听题!”

他看了一眼冰天雪地的外面,护城河上白雪飘扬,有孤船横渡,有蓑衣人独钓,便是冷笑道:

“这题也简单,六弟,你就用这江面雪景做一首绝句吧。”

这也叫简单?

李准内心冷笑!

不过,对他而言,确实简单!

他立刻就想起一首千古绝句!

而且,正好描写的便是眼前之景!

第2章 一炷香作诗?不必,我七步可成诗!

今日这文曲馆,除了三位皇子到场,京城的一些才子自然也来了。

虽然清楚这场诗会的真实性质,可是一些寒门士子也想来碰碰运气,说不定自己的诗才得到在场的皇子认可,那就会平步青云,前途坦荡了。

除了一些寒门士子,一些颇有才学名气的贵族子弟也来了。

其中便有京城有名的才女,当朝左宰相王守凝之女王嫣然。

王嫣然纯属是来凑热闹。

听说今日那一直深藏皇宫内院,虽是废物却拥有一张惹人嫉妒的俊美长相的六皇子会来,她便是冲此而来的。

当然,也想借着这诗会做个诗,再次展示一下自己的诗才。

王嫣然看到李准现身,看到李准的俊朗面容,内心轻颤。

果然!

这六皇子拥有一副绝美的脸庞,当真是惹人喜爱的皮囊啊!

“小姐小姐,你看,那六皇子果然是丰神如玉之姿,长得极为美貌。”旁边的丫鬟小珠看到李准,也是一阵吃惊,立刻在旁小声议论。

王嫣然粉黛不施,却也是冰肌玉肤,身材样貌绝俏。

也是京城一等一的妙龄美人,听说宰相府的门槛都被说亲的媒婆踏破了不知多少。

王嫣然神态姿容甚是矜持有佳,暗自打量了李准几眼,眼眸略带起一丝羞涩,听到贴身丫鬟的声音,当下也是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道:

“确实长得俊俏。只是可惜.......”

只是可惜,空有一副好皮囊,腹中却是草莽。

不过,这六皇子面对自己两个哥哥,气度却也是不卑不亢,好似也没传闻中那般不堪。

但是众人皆知,六皇子李准不学无术,文不成武不就,现在要让他应景作诗,可不就是在羞辱他?

王嫣然听到五皇子李仲的题,当下也是摇摇头。

这题可不简单啊。

是现场应景之作,又是绝句,其中又要带有雪景,不管是题材还是绝句格式的限制,想要做好这首应景之诗,即便是她,一时间也没什么好想法。

这李准,更是不可能了。

“小姐,这题不简单啊.......”丫鬟小珠眉头微微一皱。

那五皇子说简单,可是不简单啊!

应景之作,最难出好诗!

因为限制太多!

此刻!

听到李仲的话,文曲馆的所有才子文士都是立刻冥思苦想起来。

重点是雪景做题!

然后又要应景!

雪景倒是好办,可是需要应当场之景,限制这么大,想要出好诗,不简单啊.......

不过,若是这首诗做好了,肯定能够得到三皇子和五皇子的肯定,到时候就是坦荡的平步青云之路!

所以这些寒门士子,有官志之士,立刻便是绞尽脑汁开始苦想起来。

王嫣然也是暗暗苦想。

“六弟,怎么样?这题简单吧?”

李仲出完题,立刻就是一脸含笑,看着李准。

内心却是冷笑!

李准啊李准,你这个废物,就凭你也想做出这首应景绝句?

简直是痴心妄想!

这顺城之行,你走定了!

一个婢女所生的废物,与他并列皇子称谓,真是令人不齿!

真是太好了!

这个废物今日便注定要出京了!

那临顺城,他和三哥可是布置了不少啊,若是那强盗做不死李准,自有人会干掉他!

李准,这辈子的皇子身份,就在那顺城结束吧!

李仲内心阴冷。

李准神色镇定,当场负手而立。

如雪白衣长绒,让他颇有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洁净之风,让场中不少女子心生怜意。

那王嫣然也是美眸注视,有些移不开。

“多谢五哥照顾,这题确实.......简单。”

李准开口,立刻便是震惊四座。

周围所有才子文人都是面目惊愕。

这很简单?

是真玩笑还是假玩笑?

“简单?”

王嫣然也是美眸一凝,朱唇微启,有些不可思议。

李准觉得这简单?

“哈哈哈~六弟真是幽默!”

三皇子看到李准一句简单直接让人当场震惊,也是神色有些惊愕,可是很快便是笑出声,“没想到六弟原来这么幽默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。”

李准淡然道:“三哥过誉了。”

李潜笑了笑,挥了挥手,道:“六弟,你还是赶紧作诗吧。我和五弟、沈太傅也不能一直在这里陪你折腾,所以给你一炷香的时间限制吧。”

立刻有人在旁点燃一炷香。

此言一出,当下众皆哗然。

本来这首应景绝句就很难做了,现在只给一炷香时间,这不是存心为难吗?

众才子学士立刻便是皱眉,愁眉深锁。

颇负才女之名的王嫣然此刻也是俏脸微微一变。

一炷香做出这首诗,连她都不行!

更别提李准了!

果然,今日这诗会就是专门为了为难这位不受人待见的六皇子的。

王嫣然已经放弃了做这首诗的打算,抬眼去看李准。

却发现李准神色依旧镇定,丝毫未变。

顿时心生惊诧。

这位六皇子是真的胸有成竹,还是破罐子破摔?

“无需一炷香,七步我便可成诗!”

李准看到点燃的香,立刻就是冷笑,随即语出惊人!

七步成诗?

众人震惊!

楼上的李潜李仲也是瞬间皱眉。

这小子,口气真大!

旁边的太傅沈阔当下也是摇头,七步成诗?

即便是他都不能!

这个六皇子,果然是个草包,只会逞口舌之欲,看来是破罐子破摔了!

就在众人震惊之余,李准却是开始迈出了第一步,随即张口道:

“千山.......鸟飞绝。”

嗯?

千山鸟飞绝?

好像挺像那么回事!

众人立刻脸色微微一变!

然后,李准迈出了第二步和第三步,他嘴里再次传出低沉吟作之音:

“万径......人踪灭。”

轰!

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!

通俗,浅显,意境空远!

对称,工整!

押韵!

而且,这不正是那护城河上的真实写照吗?!

京城周围千山不见鸟影,万里大道不见人迹!

好应景啊!

王嫣然脸色一变,太傅沈阔也是脸色一变!

众人脸色都变了!

李潜和李仲也是神色一凝!

这个废物,真的会作诗?!

这时,李准迈出第四步第五步!

“孤舟.......蓑笠翁!”

李准紧接着迈出第六步第七步,面色冷峻,嘴角露出一抹孤独,甚至自带一丝嘲讽,诵出最后一句:

“独钓.......”

“寒江雪!”

独钓寒江雪??!

李准嗓音低沉,缓缓落下最后一声:

“此诗题名《护城雪》。”

第3章 千山鸟飞绝?当为千古绝句!

千山鸟飞绝,

万径人踪灭!

孤舟蓑笠翁,

独钓寒江雪!

那护城河上,不正是白雪飘荡,孤舟横渡,笠翁独钓?

前两句描绘出京城周围之景,以意象无形中写出冰天雪地之时的天地景象,后两句正式点题护城河上之景!

应景,甚是应景啊!

李准声息寂灭,整个文曲馆也是刹那间声息断绝,落针可闻。

所有人都是目光惊愕,满脸震惊!

七步成诗!

七步便成诗!

这个六皇子不是说是个草包吗?

怎么会真的做出一首如此优秀的绝句?!

在场的哪一个没有几分才学?

哪能不懂这首诗的分量?!

意境如此唯美,画面感十足!

这首绝句,当真绝了!

一时间,不少人在内心咀嚼着方才李准所作之诗,越赏析越感觉此诗惊艳无比!

王嫣然也是美目惊诧,回味着这首诗。

内心已然是惊涛骇浪。

“好一个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,不仅描绘出一片空旷雪景,天地之像,更透露出一股孤寂之感.......”

“不过,最重要的是后两句‘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’,不仅点题了,还写出了自己的失落和孤独,融情于景,情景交融........绝,真是绝啊!”

意境唯美,画面感十足!

这厉害之处是,这首诗乃是应景而作,而应景蕴情,才当真是绝妙!

当真是一首好诗!

王嫣然乃是京城一等一的才女,当下便已经分析出了这首诗所含之情,内心震惊不已。

不敢相信如此绝诗,竟是被称作废物的李准所作!

“怎么可能?”

“这不可能........”

三皇子李潜和五皇子李仲,也早已是脸色大变,不可置信。

他们身为皇子,有太学院的泰斗学士专门教授他们,对于诗词歌赋自有一番才气,哪能看不出李准这首诗的水平如何?

可是!

李准可是一个废物,文不成武不就,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一首好诗?!

绝对不可能!

两人无论如何也不相信!

此刻,身旁的沈阔也是神色动容,不断闭眸咀嚼此诗,神色越加惊讶,半晌吐出一句话:

“此诗.......可成千古绝句!”

轰!

千古绝句?!

这话如同一声惊雷,立刻震惊整个文曲馆!

沈阔那是何等人物?!

乃是当朝太傅,太子之师,更是天下文人的学宗!

天下文人皆可拜他为宗!

由他点评的诗,基本可直接载入史册!

千古绝句啊!

当朝文人所作之诗,何人出过如此绝诗?!

无人!

沈阔也从未对任何当朝诗句,做出过如此高的评价!

李准,今日创造史无前例的壮举!

李潜和李仲当下便是脸色难看,一时间震惊当场。

千古绝句?

怎么可能?!!

可是,沈阔是何人?

连父皇都日日向他请教学问,若是天下文人可分一斗才气,沈阔可独占八斗,另外一斗为南国大学士徐之渭所有!

此话虽然夸张,可是足见沈阔之才!

沈阔点评为千古绝句,那必然便是千古绝句!

只是,这个废物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绝诗?

这不可能啊!

王嫣然也是内心如遭惊雷,绝美的容颜上布满惊诧之色。

千古绝句........这是一个多么高的评价啊!

这六皇子李准,何以能做出这等绝诗?

李准听到“千古绝句”的评价,看了一眼沈阔,内心冷笑。

这首《江雪》乃是唐代诗人柳宗元所作,经过上千年的流传,历史早已给出评价,就是一首千古绝句!

看来,这个沈阔却也真是才学之士,并非浪得虚名之辈!

虽然这个朝代的官职跟华夏古代不太相同,可是太傅之名,足以可见沈阔才学之盛!

在华夏古代,太傅一般指的便是皇帝的老师!

这李仲出什么题不好,偏偏要自己应景而作,而这景又偏偏撞上这首诗,这可不直接让他送上千古大礼包?

李准内心暗笑,但是表面不动声色,朝着自己两位皇兄微微一拜,道:

“三哥,五哥,我已经做完诗了。听沈太傅之言,看来我是侥幸过关了,若是三哥和五哥没有额外指教,那皇弟便先告退了!”

李潜和李仲脸色难看至极!

可是,一时间竟是半句话说不出来!

他们不相信这诗会是李准所写,可是这是李准当着这么多人面所作,他们也找不出作弊之举,当下自然是哑口无言。

李准微微一笑,缓步退出文曲馆。

全程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,仿佛要在他身上看穿一个洞出来。

王嫣然美眸深凝,也是一直看着李准走出文曲馆,她的内心早已经是汪洋肆意!

这个六皇子,难道以前废物之态都是装的?

只为隐忍至今?!

如果真是如此,那这个六皇子也太可怕了!

明明身负千古才学,却一直不显山露水,一忍便是十七年!

这简直不可思议!

王嫣然美眸一动,立刻起身,对身旁的丫鬟小珠道:“小珠,走!”

丫鬟小珠眼眸惊诧,还停留在方才的震惊之中,此刻听到自家小姐的声音才回过神来,吃惊道:

“小姐,六皇子好厉害啊......”

小珠这一声不大不小,却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,李潜兄弟俩的脸色当即便是更加难看。

文曲馆外,杨忠看到自家主子出来,看着有些愁眉不展。

以为李准没能做出诗句,立刻便是上前安慰道:

“殿下,那诗词歌赋也不是寻常人能做出,殿下也不必如此在意,不管殿下是去临顺城还是去哪,老奴这辈子都会跟随殿下!”

李准看着微微弯腰在自己身前的杨忠,内心一阵感动,立刻道:“杨总管,这些年你有心了。不过,这次本皇子不去那临顺城。”

“啊?”杨忠立刻一愣。

“因为,本皇子已经作出一首佳句,过关了!”李准微微笑道。

杨忠吃了一惊,但是立刻道:“殿下,您就别跟老奴开玩笑了.......”

殿下作出佳句?

这不是开玩笑吗?

殿下你连押韵都不会啊.......

然而,下一刻。

杨忠便看到王嫣然和她的贴身丫鬟小珠走了出来,还未等他上前作揖见礼,却见王嫣然快步走到李准面前,微微一拜道:

“臣女王嫣然,见过六殿下!六殿下如此才学,今日实在令臣女吃惊,臣女爱诗如痴,今日见六殿下作出如此佳句,斗胆请六殿下为臣女解一解这首诗之意,以让臣女爱诗之心如愿!”

啥?

杨忠震惊了!

殿下如此才学?

殿下有什么才学?

怎么回事?!

京城第一才女王嫣然竟然当众向自家殿下请教?!

破天了吗?!

点击此处继续阅读>>

上一篇: 经典完本历史小说,大神出品,每一部都堪称神作!

今年看过的历史小说不少,但是还没有更大家推荐过,所以我选了一本今年我看过最好看的历史小说推荐给大家,故事绝对有新意,保证让你欲罢不能!


下一篇: 现代人穿越成吕布,看他如何纵横天下!

在现在高压的社会,我们平时忙于工作学习,但是在私下喜欢看小说的朋友可不少。在大家看的小说中有一类特别受到欢迎,那就是历史穿越小说。你知道有什么好看的穿越历史的小说吗?不知道也没关系,下面跟大家推荐一本超级好看的小说,喜欢小说阅读的朋友可有福了,一起来看看吧!

相关文章